深论 攀登!创新发展壮阔恢宏
发布日期:2019-10-18 22:00   来源:未知   阅读: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参与阅兵的飞行编队一共只有17架飞机,且没有一架是“中国造”;彼时的中国“家底”贫寒,工业几乎为零,许多地方还是“刀耕火种”;彼时的世人,很难想象中国的创新步伐会迈得那么大,今天甚至已然在某些领域 “领跑”。

  波澜壮阔七十载,中国科技悄然崛起,中国创新势不可挡。创新,以前所未有的深刻力度改变着中国。

  从百废待兴到经济总量跨越90万亿元大关,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自2006年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稳居世界第一位,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

  创新犹如一颗神奇的“种子”,以惊人的速度在神州大地上尽情生长,不断开花结果。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近期发布的《2019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中国从2017年的第22位,到2018年的第17位,再到今年的第14位,进步显著。2018年,中国主要科技创新指标稳步提升,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超过欧盟15国平均水平,研发人员总量居世界第一,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居世界首位,创新作为引领和驱动发展的第一动力的作用更加凸显。

  从“神舟”飞天到“蛟龙”入海,从“嫦娥”探月到“墨子”传信,从“天眼”巡空到“鲲龙”击水……一项项自主创新,一个个“大国重器”,让世界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创新中国”。

  有国际媒体感慨,“创新势头在地理上正向东方转移”,“中国正迅速成为科技创新大国”。

  有人说,站在深圳看深圳,是沧海桑田的巨变;站在全国看深圳,是快速崛起的典范;站在世界看深圳,是不可思议的传奇。

  没有科技创新的强力驱动,就没有深圳的强势崛起。从“三来一补”、贴牌加工,到“世界工厂”“山寨之都”,再到“创新之城”“创意之都”,深圳的蝶变历程,正是“创新中国”蓬勃生长的生动注脚。

  《硅谷百年史》的作者之一皮埃罗斯加鲁菲说:“在中国,深圳最像硅谷。”

  从上世纪废除荔枝节、举办高交会,到本世纪初面对资源环境紧约束果断淘汰落后产能、确定高新技术产业为重要支柱产业,再到坚持将创新作为城市发展主导战略、积极构建综合创新生态体系,深圳逐步形成了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深圳的创新意识、创新精神,确实有“硅谷范”。

  40年前,深圳是一个封闭落后的边陲农业县,产业以农业为主,工业几乎是“一穷二白”。40年来,深圳GDP增长万余倍,跻身全球城市30强,2018年深圳人均GDP达到19.3万元;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达4.2%,各类创新载体达2190家,诺奖实验室已建成9家;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连续15年居全国首位……

  40年前,深圳没有一所大学、没有一家科研院所、科技资源几乎为零。今天的深圳,拥有5G技术、石墨烯、太赫兹芯片、新能源汽车、柔性显示等一系列高新技术,走在了世界创新前沿。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脚步,深圳还崛起了华为、中广核、腾讯、比亚迪等一批各领域内的世界领先企业。在《2019全球创新指数报告》的全球科技集群榜单上,中国深圳—香港仅次于日本东京—横滨,位列第二……

  2018年,深圳经济总量突破2.4万亿元,其中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达9155.2亿元,增长9.1%,占GDP比重达37.8%,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成为全国的一面旗帜;每平方公里GDP达到12.13亿元,经济密度高居全国第一,可谓寸土寸金。这些丰硕成果不是种田地来的,也不是“种房子”来的,而是“种高科技企业”来的——截至2018年,深圳拥有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44万家……

  深圳的跨越式发展源自根植于基因里的创新密码。如今的深圳,已走出了一条从跟随模仿式创新迈向源头创新、引领式创新的跃升之路,成功跻身于全球创新价值链中,成为全球科技创新高地。也正是坚持创新发展,深圳避免了动力衰退、低水平循环的“平庸之路”,走上了内生动力强劲、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升级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深圳的实践充分证明,创新是实现发展动力转换的核心引擎,是冲出“三期叠加”的关键所在,是打破传统要素成本制约的制胜法宝,是中国从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的必由之路。

  当今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重塑全球经济结构,谁牵住了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谁走好了科技创新这步先手棋,谁就能占领先机、赢得优势。

  “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8年3月7日,习总书记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明确指出:“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成为全国的一面旗帜,要发挥示范带动作用。”这是总书记对深圳科技创新的充分肯定,更是殷切期望。

  坚持创新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始终把自主创新作为城市发展主导战略,坚持打基础、谋长远,聚焦突出问题,着力推进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

  一切有碍创新的藩篱,都应及时果断拆除。制度经济学研究表明,制度创新能够推动思维方式的变革、价值观念的更新,是科技创新的“点火系”。科技领域是最需要不断改革的领域,最紧迫的是要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深圳要深入推进科技体制改革,建立更加灵活高效的科研项目管理体制、优化市场导向的创新资源配置机制、完善价值导向的科技创新评价机制,充分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蕴藏的巨大潜能。

  要做爆米花,更要种玉米。如果说注重成果转化的产业创新是做爆米花,那么注重基础研究的源头创新就是种玉米。基础研究是科学之本、技术之源,是创新发展无可替代的源头供给。尽管深圳被外界认为是“中国硅谷”,但与国内外先进城市,尤其是与硅谷、特拉维夫等世界创新中心相比,在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方面差距不小。深圳要以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为突破口,加强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在“人迹罕至”的科技创新领域拿出更多突破性成果,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把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硬实力、软实力,归根到底要靠人才实力。创新之道,唯在得人。在华为公司创新一线多位来自其他领域的专家,华为研发人员至今仍保持近50%的比重。正是因为拥有了一流创新人才、一流科学家,华为才有了无惧风雨、从容应对的底气。深圳要加快形成有利于人才成长的培养机制、有利于人尽其才的使用机制、有利于竞相成长各展其能的激励机制、有利于各类人才脱颖而出的竞争机制,构建完备的人才梯次结构与有效的引才用才机制,为放大创新发展能级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撑。

  走开放创新道路。“当很多人还在镜子中看自己时,我们应该看到窗外更远的地方。” 自主创新是开放环境下的创新,绝不能关起门来搞,而是要聚四海之气、借八方之力,深化国际科技交流合作,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深度参与全球科技治理。当今世界已经进入“大创新”时代,创新全球化趋势日趋明显,无论是开展基础研究还是进行技术攻关,都需要国际间科技合作。深圳要以更大力度实施开放创新,莫纳马苏德是谁个人资料 出演真人阿拉丁一角走红。抢抓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机遇,强化全球创新资源对接,不断扩大创新伙伴“朋友圈”,更好集聚利用全球创新资源,主动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实现更高水平的创新发展,成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

  打造创新生态雨林。创新仿佛是盛开的美丽花朵,需要充足的阳光雨露、适宜的温度湿度。深圳的创新竞争力较强,主要得益于良好的创新生态,也因此被英国《经济学人》称为“创新温室”。但深圳不能满足当“温室”,而是要从政策支撑、资金扶持、平台建设、展会对接等方面多措并举,加快建设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改革创新实验区,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国际一流法治化营商环境,完善“基础研究+技术攻关+成果产业化+科技金融”全过程创新生态链,打造一个生机勃勃、葱茏繁茂的创新生态雨林。

  要么创新,要么淘汰。创新故我在。企业如此,城市如此,国家亦如此。深圳清醒地认知: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

  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重要历史节点上,对“创新中国”的最好致敬方式,就是紧握创新,创造新的更大奇迹。

Power by DedeCms